《一九二零年代長洲生活記趣》

"Down and Out in Cheung Chau, 1920s"

 

 

作者:丘東明

插畫:楊學德

格式:平裝/120頁/13x18.5cm

定價:$70

出版日期:16/12/2017

類別:香港/島嶼/口述歷史/旅行文學

ISBN:978-988-14730-6-6

訂購編號:AP10

【內容簡介】

 

香港作家丘世文的的父親丘東明,在九歲的時候被父親送了給一個移居到香港的親屬收養,然後他就懷着悲傷孤獨的心情,於1923年從廣東省海豐縣來到香港的離島長洲,遇上一屋子奇人,目覩一連串奇事,發現一個出乎意料的、與繁華隔絕的世界。丘東明在長洲生活兩年後,因為社會動盪遂返回家鄉。1929年,丘東明又來到長洲及南丫島,生活了一年。

1950年,因逃難再來香港,直至終老。

1982年的時候,他執筆把這段在長洲發生的經歷記述下來留給後人。

這本從未發表的小書,有口述歷史的詳盡與深刻,有兒童文學的趣味和真摯,作者行文坦率樸實,敘事生動,辭風古雅。一個人的記憶填補了歷史一角的空白;對有興趣了解二十世紀初香港低下階層和離島日常生活的讀者,這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實錄。

【推薦】

 

丘世文:「我還是那麼喜歡聽父親趁吃飯時把從前抗戰時代的種種經驗繪聲繪影地向我們描述。我喜歡他的觀察入微,每每能夠三言兩語抓緊了事態的表面重點,具體地刻畫呈現主題出來。」

【作者生平】

 

丘東明

1914–2014

 

原名丘譚俊,號永覲。

一九一四年二月十一日生於廣東省海豐縣梅隴鎮馬福籠村農商之家,為家中第七個男孩。

一九二三年被過繼到香港,在長洲生活兩年後因社會動盪而回鄉。

一九二九年重返長洲生活一年。

一九三零年再隨家人遷居香港,在長沙灣一家電器行打工,父母兄弟們分別在深水埗經營三間雜貨舖,一年多後因不甘於生命平淡庸碌一生,毅然北上從軍至二戰結束。曾參與一二八及八一三戰役。

丘東明的二兄丘國珍和六兄丘東平皆從軍,並著書。

一九五零年逃難來港定居至終老,育有八名子女,其中第三子為香港作家丘世文。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九日離世,享年一百歲。

小島上一間幽暗、陋俗、荒涼的小屋;
一段一百年前,不見經傳的香港往事。

【節錄】

 

「在個人主義自由貿易的情況下,那些漁民的作業,是不會受政府任何機構的統制的,也沒有甚麼組織或制度去束縛他們。所以,當年的漁業生產,還是蓬勃一時!當年那些蜑戶,上岸購物的青年婦女,三、五成群,人人金鐲燦然,金鏈壘壘!沒有一個是空身而不戴金器的。而那些蜑家男漢,上岸賭博,在天九、番攤、骰寶等等的賭檔中,一下注就是豪邁闊綽,遠非岸上居民可能望其項背!」

【節錄】

 

「時間一天一天地過着,我漸漸地習慣了獨處的生活;我能澣洗自己的衣服,自己敢於走到北帝廟去逛遊。有時獨自走到東灣的海邊,坐在那一片潔淨的沙灘上,去欣賞那大自然的景色。清勁的東風,迎面吹來,好像滌去了我抑鬱在心中的愁緒;而遠眺那一片邈闊的碧海,漁舟在那裏揚帆慢駛,更使我感到有悠然安適之慨!」

【節錄】

 

「而那條新興街所有的店戶,都是經營鹹魚、鹹蝦,或是漁民所居的,故此,到處污濕,腥臭之味四溢,整條街宛似一條污渠!尤其是那裝鹹魚鹹蝦的籮、簍、木桶等等用具,到處堆置,環境更顯得齷齪!我到達時,正當三月陽春已盡,梅雨將至,天氣漸熱了,在那污濕的環境中,只見蒼蠅亂飛,一片污煙瘴氣!」

【節錄】

 

「當時英國殖民政府,在這個小島東南方小崗之上,設立一間差館,並附設一所「綠衣樓」(即郵政局),內由一個英國人叫做「公辦」的為主腦(蓋即現時所稱的幫辦),統轄一名便衣警探(當時叫做暗差)。那暗差大概略懂番話,故兼任翻譯,又有六、七名印警及華警。當年,長洲的居民稱印警為「紅頭鬼」,稱華警為「老更仔」。那個「暗差」是令人膽寒的人物,他可以隨便拉人、鎖人、踢人!處於他的淫威底下,居民是毫無人權之可言的!就因為他有那種權威,故其財路亨通,只要做上了「暗差」,不上一年半載,便有資格買洋樓,娶妾氏的了。」

【節錄】

 

「那時候,長洲的人肉市場,賣淫的勾當,多出自那水上的蜑戶人家,上面所說的那些泊在碼頭邊,見了有人行近去,就叫「開呀,個佬!」的艇娘便是從事淫業的勾當的,當她把你划出海灣深處,就可以轉上另一艘較大的船艇,那裏佈置了錦被鏽枕,羅帳綺幔。琉光掩映之下,只見鶯燕群集,賣俏弄笑其間;而在夜色迷朦之中,益覺香豔撩人!一般好色之徒,與及輕浮子弟,都趨之若騖。」

© 2014-2020 by Artiquette Press